足球体育|竞彩篮球比分

艺术批评的角色——兼评《仇高驰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·佳作奖获奖作品集评》

时间:2015-07-24 11:34:52 来源:作者:

 ——兼评《仇高驰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·佳作奖获奖作品集评》
方德生

严格意义上说,艺术批评是批评者与批评对象之间平等、交互的对话。批评者基于一定的理论,以艺术现象为对象,判其得失,因此艺术批评具有内在性,而不是简单的比附。由于艺术批评是一种价值判断,其中必定涉及批评者所基于的立场和审美取向。但是,艺术批评的前提是批评者必须具有良好的艺术?#23548;?#25216;能与艺术素养,对艺术史有?#27966;?#20837;全面的掌握以及与之相应的美学、历史、社会理论功底——此二者如鸟之双翼,不可偏废。任何艺术现象均发生于一定的社会情境之中,艺术批评是一种解码,?#26500;?#21435;的艺术现象呈现于当下;就当代艺术现象来说,批评者在尊重批评对象的基础上,评价其优缺点,增强批评对象“应该”与“是”之间的张力,以期补其不足,因此艺术批评又具有“治病救人”的功能。但批评者绝非“教师爷”,更非“救?#20048;?rdquo;。对于一个?#21028;?#30340;批评者而言,艺术批评同时也是一种内省,将自己置于他者状态,反观自身。只有这样,才能不断提升自己。至于读者则在阅读批评的过程中澄清了自己的疑惑而有所获益。
近读2015年第23期《书法报》所载朱以撒和杨吉平两位先生的《仇高驰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·佳作奖获奖作品集评》(以下简称朱评,杨评),深感有失艺术批评之准。
朱评言简意赅,以清篆为标的,指出仇高驰篆书“有篆书之形,品不出篆书之神”,原因是“线条单薄,无可容纳”。然而何谓“篆书之神”,朱评却语意含糊,想必所谓“浓郁的篆意”便是其“神”了。而何谓“篆意”,朱先生只检出“深层”、“沉淀下来的内容”,而且说“这是每位阅读者更希望得到的”。看来朱先生是要让读者自己去体会了,可普通读者哪具朱先生般的慧眼?如此笼统的措?#24378;?#24597;只能说明朱先生本人也无法定位“如何”是篆却又故作高深。仇高驰作为首届和五届兰亭奖的获得者,其篆书水准如何,对于一个真正懂篆书的人来说,是不难做出评判的(见图)。面对仇高驰如此稳健凝练,而又有流动飘逸之致篆书线条,朱先生却认为其“单薄浮浅”,真的太高大上了!既然仇高驰篆书作品如此“平平”、“单薄之至”,又怎么会让朱先生产生“一种闲适的美感”呢?一个书法功力“缺陷非常明显”的作者,又怎么会“用笔很娴熟,行笔流畅”呢?如果朱先生咀嚼一下自己的文字,?#35757;?#27809;有意识到自相矛盾吗?中国审美理论“形神”说,想必朱先生一定是很不陌生的。朱评以为,作品乏神的原因是缺少“扎实功夫的,这方面达不到,缺陷就非常明显”,因此需要“综合”提高。这种居高临下的腔调,实在令人望而生厌。
另外,对于一件书法兰亭奖获奖作品的批评,朱先生自称是“无视这些外在的成分附加的”。是的,“不会在意这些”本是一位批评者应有的基本素质,没有什么值得炫耀之处,朱先生之所以作如此强调,莫非在暗示读者自己有着“众人皆醉而我独醒” 的超凡眼力吗?
纵观朱评,简洁明了,具有普?#24066;裕?#36866;合于批评一切人、一切作品,历千劫而不古,换个关键词就够了。这样的批评又有何价值和意义呢?
朱先生写过大量的书法评论,写多了,烂熟于胸,不暇思考,于是多有臆测。曾读朱先生《仇高驰·内在比外形重要》(《书法报》2012年10月17日第40期第六版),文中说仇高驰隶书“读起来有《西?#20102;獺?#30340;影子”,很显然是误读,因为就连仇高驰本人都不知道自己何时研习过《西?#20102;獺貳?#26417;先生在此文中还认为仇高驰书法“行笔?#38468;?rdquo;,其实只要看过仇高驰现场写字人就可以知道,这又与仇高驰?#23548;?#36816;笔速度完全不相吻合。
与朱评所具有的高度概括性不同,杨评采用了再通俗不过的“虽然……但是……”的形式逻辑,貌似全面,实则陷入混乱。杨评前部分通过对作品的?#38468;詵治觶?#23545;仇高驰在书法上的努力做出了相对肯定。如果顺此?#35780;恚?#20167;高驰还算个够格的书法家。然而出人意料的是,杨评结尾却彻底?#21697;?#20102;自己的评述,真的不愧是辩证地看问题了!杨评颇为得意地站在“历史高度”把仇高驰归入蹩脚的书家行列,“然而回顾历史,仇高驰的?#38750;?#19982;……萧蜕庵并无二致,而与博通经史、精通岐黄的南社诗人萧蜕庵相比,仇高驰单薄的书家角色便显得十分寒伧,从他蹩脚的获奖感言可以肯定地得出这个结论:他顶多传承了萧蜕庵篆书的皮毛!”这段与主题无关文字的实在让人大跌眼镜。杨先生是想卖弄一下自己广博见闻,还是想贬低作品与作者以显自己高明?我想,两方面因素都有。艺术批评,检出对象的缺点实属正常,但杨评这?#30452;?#22839;的口吻,毫无?#21738;?#24863;,散发出酸溜溜的迂腐气。本来,参加一?#20301;?#21160;,谈谈感想,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我想杨先生也概莫能外吧。况且仇高驰的感言内容?#20219;?#20219;何炫耀情调,又无任何?#26102;?#24515;态,真不知道这样的感言“法犯何律,罪犯哪条”,让杨先生觉得“蹩脚”与“寒伧”?如果作品真的如?#35828;?#21155;,作者文化水平真的如此蹩脚,杨先生又何苦屈尊纡贵,浪费宝贵的时间与精力写这个评论呢?无论如何,杨评显示不出最起码的对人格应有的尊重。说话,还是厚道点为好!
其实,艺术批评并非容?#36164;攏?#23427;表征着批评者的艺术?#23548;?#33402;术素养、理论功底和为人处世的态?#21462;N也?#19981;赞同坊间流传的“写字不成就去做批评”的说法。但是,看了这两个批评,我以为,某些所谓“批评家”真的应该放一?#25856;?#20013;的“批评”,多加强些艺术?#23548;?#35753;“批评”多些切肤之感,少些臆测之论。否则,一篇接一篇低劣的文字堆砌,必将陷入恶性循环的无底深渊。

朱以撒点评
相比于许多?#31283;?#32773;处心积虑地在幅式?#29486;?#33457;色文章,仇高驰的创作就显得简单多了——就是一副七言对联(如图),外加四条小?#33268;?#27454;,如此而已。闲看别人忙——创作有时就是这样,花?#30740;?#22810;精力去摆弄一些非实质的情节,忙碌而无功。闲者自闲,忙者自忙,审美观差异。幅式简单有简单的力量。宋人陈揆说:“事以简为上,言以简为当。”简单有简单的优点。简单使人一目了然,不至于?#19968;?#36855;眼,?#35780;?#38654;里不明其旨。一个人在创作上倾向于简单,他的着力点就是具体的文字书写,把?#20013;?#20986;来,余下的似乎没有什么可有意为之的了。这么做也比?#25103;?#21512;寻常的书写,符合书写的自然。书法家似乎没有必要使自己成为一个手工艺者,写?#30452;?#36523;还需有一些真趣,一些手感。如果在参加一些竞争活动中也有如此的平常心态,也就当作寻常练笔?#35805;?#20102;。回归书写的真实,削弱那些非书写的成分,道理就是这么简单。
仇高驰的这副篆书对联用笔很娴熟,行笔流畅,让人觉得取法于清人,如赵之谦、徐三庚诸人,又做了一些调节,更适?#29486;?#24049;的书?#30784;?#22914;果从?#20013;?#30475;,结构匀称,整体?#25165;攀胬省?#20174;容,使人欣赏有一种闲适的美感。
如果论此作的质量,仍然是感到平平。有篆书之形,品不出篆书之神,就是一个外在。其原因就是线之质量太有限了,单薄浮浅,无可含纳。我们读篆书,石刻不论,以清人?#22870;?#31686;书为例,尽管也有高下之别,却都有浓郁的篆意,而不是什么都没有,仅以一个外形撑着。一件作品之意,是在深层的,有沉淀下来的内容,这是每位阅读者更希望得到的。其实,不仅篆书,?#21592;?#30340;题?#20013;?#20070;也如此,很新,好看,单薄之至。一个人有什么样的?#23454;鰨?#19981;论写篆书、写行书,?#23478;?#26679;体现。一个人还是需要扎实功夫的,这方面达不到,缺陷就非常明显。
我们对于功夫的?#38750;?#26159;不懈的,因为功夫如何,点画就可以看出,无可逃遁。如此作看起来没有什么错字、漏字,没有什么创作上的?#37319;耍?#23601;是很?#35805;悖?#35201;提高的不是书写的某一个部分,而是整体都需要。有人可能会说,这是一件获奖作品啊。对于一个评说者来说,他不会在意这些,他应该是无视这些外在的成分附加的。评说只能从这件作品自身出发,反复阅?#33391;副椋?#21453;?#27492;?#32771;?#21103;椋?#28982;后表达此时个人的真?#23548;?#35299;。如果想得太多,牵绊不已,?#33108;?#19981;敢言说了。

仇高驰第五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获奖作品集评
杨吉平点评
清末篆书有两座高峰:浑朴粗壮的吴昌硕,儒雅优美的萧蜕庵!如将两家以左右视之,此后之学篆者不得其左便得其右。仇高驰显然属于后者。
仇高驰在书坛成名已久,且是那种踏实稳重的名家。仇高驰主攻篆书,无疑是传统的仰望者。其对前贤的尊重,对文字的?#27425;罰?#23588;其是对篆法的严谨态度不亚于清人。与许多炫技使巧型书家不同,仇高驰属于功力型的书家。篆书作为最工整的书体,缺乏深厚的笔墨功力是无从说起的。仇高驰的篆书用功甚深,其书线条劲挺有力,结构严谨无失,书风婉丽?#20439;?#32780;略有苍劲之姿,为当代篆书家之佼佼者。
审视仇高驰的篆书,其取法脉络清晰可辨:仇高驰学言恭达,言恭达学?#38472;?#32705;,?#38472;?#32705;学萧蜕庵,萧蜕庵学邓石如——但萧蜕庵后来摆脱?#35828;?#30707;如,自开新风,别成一家。萧蜕庵的贡献在于将小篆与大篆(主要是石鼓文)相互打通,从而兼有小篆的匀?#25442;?#32654;与大篆的?#29260;?#33258;然,在规矩中创立了自家面?#30149;?#20043;所以以“规矩中创立”言之,是相对于吴昌硕、齐?#36164;?#36825;种个性强烈的篆书大师而言的。萧蜕庵之后,?#38472;?#32705;没有?#40644;?#33831;蜕庵、言恭达也没有?#40644;粕陈?#32705;,而仇高驰似乎在做一些?#40644;?#30340;努力。从此作的落款中可以看到仇高驰对篆书艺术的认识和他在创作上的?#40644;?#36235;向,款云:“唐孙过庭书?#33258;疲?#31686;?#22411;?#32780;通,此乃作篆最要紧处?#30149;?#20351;转劲逸为婉之前提,气不梗塞方能得通,婉通具备方可臻高境,然时人习篆,或因袭旧制,用心铁线,多规整有余,状如布算,或径取秦诏,漫不经心,浮笔涨墨,简?#26102;?#24418;,?#38468;?#28216;戏,时代浮躁使然?#30149;?#22914;若紧随时风,一味求?#33267;云媯?#21017;徒费年月耳!窃以为作篆要既得斯篆之凝重厚实,复具钟鼎之萧散随意,方为上乘?#30149;?rdquo;虽然语言艰涩?#38476;恚?#22914;“婉通具备方可臻高境”作“方可臻于高境”更通),但作者对篆书创作的认识基?#23601;?#25972;表达了出来,我们不?#28872;源?#26631;准评判一下仇高驰自己的书作。首先是婉而通,作者尽管在转折处时出?#22870;剩?#20294;其线条婉转之姿并未因此受损,且上下呼应,可谓婉通;其次是时风的影响,作者不写过于规整的铁线篆,也不写过于散漫的秦诏版,而是将“斯篆之凝重厚实”与“钟鼎之萧散随意”有机整?#24076;?#32447;条粗细不时变化,墨色枯润也有调整,确实避免了仇高驰眼中的时风对他的影响。然而回顾历史,仇高驰的?#38750;?#19982;“学篆书当求秦以上,唐以后不足学”的萧蜕庵并无二致,而与博通经史、精通岐黄的南社诗人萧蜕庵相比,仇高驰单薄的书家角色便显得十分寒伧,从他蹩脚的获奖感言可以肯定地得出这个结论:他顶多传承了萧蜕庵篆书的皮毛!

推荐

足球体育 胜负彩比分直播新浪 江苏快三走势图基本走势图 mg篮球巨星如何卡篮球 湖南麻将打法 香港马会2019开奖果 app足球游戏 安徽25选5开奖 必中肖四不像 新时时单双技巧 体彩跟单是什么意思